河北钢铁探索产业升级系列:一吨产能也不增加的抉择

发表日期:2011/4/7

     日前,河北钢铁集团公布了“十二五”产品规划。这家目前全国最大的钢铁企业公开宣布:今后不再增加1吨产能,全力打造8大系列名牌产品,尽快成为全国重要的精品钢材基地。无独有偶,近年来,作为我国著名的钢铁工业重镇,邯郸开始谋划如何冲破对产能的依赖———在2010年总投资1700.9亿元的重点项目建设中,没有一分钱用于增加钢铁产能。

    “相比产能增加、规模扩张,科技引领、创新驱动才能打造经得住考验的优势、才能适应高水平竞争的需要。”河北钢铁集团董事长王义芳说。依靠科技创新和技术进步,加快培育王牌产品,正成为河北钢铁产业加快转型升级的历史性抉择。

    粗钢产能10连冠,河北钢铁工业亟待打破向产能规模要效益的惯性思维

    “2010年,河北粗钢产能又创了新纪录。”2月19日,省冶金行业协会秘书长王大勇翻开去年的钢铁工业运行分析表,向记者介绍。

    数据显示,2010年,河北累计完成粗钢产能1.44亿吨,比上年增加4.52%,连续第10次成为全国粗钢产能的冠军。

    但另外一个事实是,在增产的背后,河北钢铁工业并没有实现相应的增收———2010年,河北钢铁工业利税和利润大幅下滑:实现利税353.78亿元,同比降低8.34%;实现利润211.51亿元,同比降低10.41%。“在产能迅速扩张的同时,河北钢铁工业的结构调整、产品升级换代步履缓慢,影响了钢铁工业质量效益的提升。”王大勇分析。

    事实上,回顾近10年来的历史,河北钢铁工业的增长也主要依赖产能、规模的扩张。

    有关资料显示,2001年,河北粗钢产能超过辽宁,首次登上全国冠军的宝座。此后,全省钢铁产能逐年释放,从2000万吨一直发展到如今的1.44亿吨。

    “这与当时的市场环境密切相关。”王大勇说,过去10年,是我国城市化、工业化进程不断加快的10年,尽管期间也有市场波动,但总体来讲,是用钢需求持续高速增长的10年。

    对于大多数钢铁企业而言,在这样的一个时代,不管生产什么产品都能盈利,每多产一吨钢,就意味着多赚取一些利润。所以大多数企业都埋头苦干,急于把产能、摊子做大。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,河北的钢铁产能在10年间得到了爆发式的扩张。

    据统计,在这一时期,河北钢铁工业每年创造的增加值占到全省工业增加值的1/5强,每年创造的GDP占全省的1/10强,成为全省名副其实的第一支柱产业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期,走进河北的任何一家重点钢铁企业,就好像走进了一个大的建设工地。大家都在忙于搞项目建设,扩张产能。”王大勇回忆,如果谁没有抓住时机上项目,就好像错失了发展的重大机遇,但技术创新和产品结构调整却没有及时跟上产能扩张的步伐。

    “河北部分钢铁企业满足于低水平竞争,形成了向产能规模要效益的惯性思维。如今,这种惯性思维就像一个泥潭,严重束缚着钢铁工业的优化升级。河北钢铁工业因此长期笼罩在大而不强的阴影下。”王大勇说。

    钢铁工业进入了高成本、高消耗、低效益的发展阶段,仅凭产能、规模取胜的道路再也行不通了

    仿佛是在突然之间,唐山的民营钢铁企业老板韩敬远感觉,钢材市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“前几年是生产什么都赚钱,生产线就像印钞机。可是现在,尽力压缩生产成本,企业也只能维持微利。”韩敬远说,2010年,他每生产一吨钢材只能赚几十元,而几年前红火的时候,每产一吨钢材可以赚数百元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远远不是韩敬远一个人的遭遇。几年前的一天,敬业钢铁集团董事长李赶坡给每一位职工发了一只烧鸡,庆祝企业年产能超过500万吨,跻身特大型钢铁企业行列。这在当时的市场环境下,的确意味着巨大的含金量。可是如今,产能的扩张并没有像想象的那样,给敬业钢铁集团带来滚滚的利润。相反,以生产螺纹钢、线材等普通产品为主的敬业钢铁集团只能维持微薄的盈利。

    对于大多数钢铁企业而言,像以前那样可以轻松赚取高额利润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。钢铁工业高速发展的暴利时代已经终结,高成本、高消耗、低效益的时代已经来临。“这首先是由于粗钢产能持续高速增长,产能过剩严重困扰着中国钢铁工业的发展。”王大勇说,来自中钢协的分析资料显示,2010年我国粗钢表观消费量约为6亿吨,但与此同时,我国粗钢产能已经逼近7亿吨,全国粗钢产能过剩约为1亿吨。

    统计数据显示,近年来,钢铁行业原材料年均上涨近30%,但钢材价格却一直没有得到相应提高。

    种种信号传递着这样一个信息:仅仅凭产能、规模取胜的道路再也行不通了。

    连续多年的全国第一产钢大省名号,也让河北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每次国际铁矿石价格谈判,都让河北钢铁企业如坐针毡。河北50%以上的铁矿石依赖进口,国际铁矿石价格的每次上涨,都意味着上百亿成本的增加,直接影响到河北的工业利润率。“如果从比较效益来看,河北钢铁工业的投入产出比并不高。”王大勇说,目前,钢铁行业所消耗的能源占工业的40%,同时消耗了20%-30%的水资源,但却只贡献了20%的产值,这种过于依赖资源、能源消耗的发展模式再也难以为继。

    将发展的重点从追求产能增加、规模扩张转向科技引领、创新驱动,成为推动河北钢铁产业优化升级的历史性抉择。